????他接住她的动作都是那么的小心翼翼,像是接住世上最珍贵的珍宝一般,眸光里也尽是柔情和心疼。

????然而他刚抱住她,甚至来不及多看几眼,突然后背被人偷袭,劲道的一掌破风而来,直接将他拍得口吐鲜血:“噗。”

????湿,润的鲜血吐在斗篷上,他踉跄几步转身看向偷袭自己的人。

????“放开她。”清冷的声音响起,踏竹而来的白衣男子清冷的看着他,语含薄怒。

????一黑一白,两人对恃着。

????凤惊冥凝视着赢若风,手下意识的拥紧了白子衿。

????可下一秒,他桃花眼轻垂,直接将白子衿丢向赢若风,转身便离开。

????赢若风连忙飞起抱住白子衿,见她一脸泪水浑然已经昏过去,也顾不得去追黑衣人,连忙抱着白子衿回鬼王府。

????……

????“赢公……王妃怎么了?!”老管家一打开门,看到躺在赢若风怀里昏迷的白子衿,脸色微变。

????赢若风快步走向白子衿的房间,言简意赅:“她被阎王挟持。”

????“阎王?!”老管家脸色冷了下来。

????勤王被阎王杀了他是知道的,皇上大怒,帝都现在也因为这件事有些小乱。

????可王妃怎么会撞上阎王。

????赢若风将白子衿放在床上,他刚才已经替她把脉,她并没有受伤,只是情绪起伏太大,虚耗太多昏过去的。

????“水。”赢若风看着白子衿小脸上的泪痕,清冷的吐出一个字。

????下人连忙去端了一盆温水上来,赢若风亲自将帕子拧干,然后替白子衿擦去脸上的泪痕。

????她的睫毛上都沾染着泪珠,可想而知她当时多么心碎,可她为何会如此。

????难道阎王真的是……赢若风的手一顿,清冷的丹凤眼中划过复杂。

????“子衿,子衿。”急呼声从外面传来,然后便是仓促的步伐。

????只见秦瑶跑进了房间,后面跟着的是高大挺拔的凤子宣。

????老管家不卑不亢:“见过皇上,见过秦小姐。”

????“免礼。”

????秦瑶看到白子衿躺在床上,脸色又白了几度:“子衿怎么了?”

????“秦小姐不用担心,王妃只是晕了过去,并无受伤。”老管家开口道。

????秦瑶立刻松了一口气,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凤子宣则看向赢若风:“赢公子,你有没有和阎王交手?”

????“他被我打了一掌,应该受伤不浅,你若现在去追,说不定能追到。”赢若风抬头,淡薄的看了他一眼。

????凤子宣摇头:“说不定这种事,向来都是没有结果的。”

????现在解决君卫才是最重要的,阎王虽十恶不赦,但在国家面前份量还是轻了点。

????而且他的局没能抓住阎王,就代表阎王比他技高一筹。

????不过,凤子宣突然想起一件事,意味深长的看着赢若风:“赢公子,关于假阎王的事,朕想和你谈谈。”

????洛桑追杀阎王替身,后面赢若风也追了上去,洛桑本可以抓活的,赢若风却一剑将人杀死了。

????这件事,凤子宣需要一个解释。

????“好。”赢若风平静的将帕子放回盆里,细心的替白子衿将被子盖上后才起身,丹凤眼淡漠的看着凤子宣。

????“外面谈。”

????二人朝门口而去,秦瑶连忙坐到床边,刚才有赢若风在,她有些不敢靠近。

????赢若风不比鬼王,鬼王冷得彻底,但赢若风的疏离却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好像靠近那个范围就会玩完一样……

????“子衿。”秦瑶心疼的看着白子衿,轻叹一口气,“你怎么就不认请现实呢,阿落已经死了,那人怎会是阿落。”

????“阿落?”赢若风徒然回头,声音微微大了几分,“你说阿落?!”

????秦瑶被吓了一跳,然后点头:“对,我和子衿本来是在原地等你,然后子衿看到一个和阿落很像的背影追了上去,才会被阎王劫持的。”

????“赢公子可是想到了什么?”凤子宣盯着赢若风的脸,不急不缓的问。

????赢若风丹凤眼眼底划过幽深,他淡然回答:“走吧。”

????他不回答,凤子宣也不强问,二人走到了庭院里,庭院里凤惊冥养的桃花开得正好,微风一吹桃花轻飘很是醺人。

????二人站在树下,一白衣清冷,一温和微戾,俊美的脸庞各有一番韵味,十足的养眼。

????“赢公子,那人是谁?”凤子宣率先开口,却不是逼问,而是笑问。

????但这笑容下,却蛰伏了许多危险!

????若赢若风和阎王有关,他可不会因为相识,就对赢若风手下留情。

????赢若风俊容清冷,知晓自己必须要给凤子宣一个答案,他沉默了一会儿,轻拧眉头,樱唇缓缓掀起:“我不确定,但他身体里带的东西很可怕,似蛊似毒,如果不杀了他,带回来你至少要折损一半的人。”

????说到这儿,赢若风话顿了顿,丹凤眼清冷淡薄的看着凤子宣:“若是不信,你可以回去让仵作检验尸体。”

????凤子宣眼底闪过诧异,他的脸色微沉:“赢公子,真有你说的那么可怕?”

????“我都看不透的东西,你说呢。”赢若风淡淡反问。

????他的医术是当今世上第二的人,连他都忌惮的东西,有多厉害可想而知。

????凤子宣脸色有些许变了,他心里浮上一个很不好的猜测,那人的武功很高,如若不是洛桑和赢若风联手估计拿不下。

????而能派出这么厉害的人的势力,又对天合下手,那只有苍玄了。

????“苍玄君卫,这是终于现身了吗。”凤子宣脸色一青。

????他不惧君卫,可如果君卫都带着这种蛊毒,届时他天合就会有许多百姓遭殃。

????这种战争,打起来太可怕。

????赢若风撇了凤子宣一眼:“只是猜测而已。”

????“天合百姓经不起猜测,朕不能怀有侥幸,哪怕一点点都不行。”凤子宣摇头,眼底有疲惫划过,突然他看向赢若风,缓缓开口。

????“赢公子,你能否帮帮朕?”

????赢若风神色清冷,淡然拒绝:“非我无情,而是神医门不能再出山。”

????“有何不能?朕的要求不高,只需要将这蛊毒避免就好,不会将神医门牵扯进来的。”凤子宣看中赢若风,突然道,“算朕……求你了。”

????一代皇帝求人,哪怕对方是神医门,也是让人惊骇的。

????男儿膝下有黄金,何况是九五至尊的皇帝!

????赢若风依旧神色淡漠,他若能那么容易被说动,就不是赢若风了,不过,他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审视了凤子宣几眼。

????“我可以帮你,但你必须答应我一件事。”赢若风丹凤眼里有纠结,但最终还是说出来了罢。

????“什么事?”

????“我要回神医门一趟,她不愿随我回去,你帮我保护白子衿。”赢若风淡淡的看着凤子宣,补上一句。

????“并且我要服下连心毒,她若出事,你会瞬间毙命当场。”

????清冷平淡的话,却动辄就要人性命!

????凤子宣却脸色平淡,反而笑了起来,毫不犹豫的答应:“朕答应你。”

????哪怕最后他死了,却能保住天合许多百姓,值了。

????况且,他可未必会输给君玄歌。

????赢若风掏出一个小玉瓶递给凤子宣,凤子宣潇洒的当场服下,倒是让赢若风有刹那的敬佩。

????凤子宣的确是位好皇帝。

????“你何时动身?”凤子宣擦了擦嘴角,还有闲心将瓶子还给赢若风,淡定得就好像他刚才服下的是美味佳酿一般。

????赢若风本想说明日,可他想到白子衿定会问自己为何离开,丹凤眼微暗。

????他暂时给不了解释。

????“现在。”赢若风清冷的吐出淡然的话。

????凤子宣诧异:“你不等白子衿醒来?”

????到底是什么事,让那么在乎白子衿的赢若风居然要立刻离开,凤子宣忽然就有了几分忧虑。

????“不等。”

????“那你可能要自己离开鬼王府,朕没法子帮你。”

????鬼王府的老管家当初明言说了赢若风不能离开,凤子宣自然也不好帮赢若风。

????赢若风淡然一笑,孤冷的话里有几分傲意:“凤惊冥都留不住我,何况鬼王府。”

????话落,桃花树下的白衣男子掏出了一瓶东西。

????“将此物稀释完涂在武器上,便可抑制蛊毒。”

????凤子宣郑重的收下了,不过他问了:“赢公子,你不是说没办法吗?”

????这东西可不是立刻就能未卜先知准备好的。

????“爱要不要。”赢若风言简意赅,然后拔步离开,留下凤子宣在原地无语失笑。

????还好神医门不都是这种性子,不然可没几个人遭得住。

????凤子宣并不知道,那毒赢若风自己的确是没有办法的,可自己没有不代表别人没有。

????他给凤子宣的,是白子衿的血,解世间万毒。

????房间里,秦瑶正照顾白子衿,见赢若风进来了下意识往他身后看了看:“赢若风,怎么就你一个人?”

????“你先出去。”

????“哦。”

????赢若风靠近床边,居高临下的看着床上脸色苍白的女子,心里生出怜惜和心疼,丹凤眼里尽是温柔,樱唇也扬起笑意。

????他替白子衿将被子往上盖了盖,望着远方喃喃自语:“吾族荣耀不可毁,肮脏骂名我来背即可。”




欢迎大家访问:海天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htxiaoshuo.com/book/86578/6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