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先生说得对,那位就是孟婆了。”老八边说边分开众鬼,又转身对方柏林说“方先生请到前面来,这死老七,我们还要排什么队。”

????方柏林倒不是怕孟婆,眼前的这个孟婆怎么看,也不像厉害不过正版的孟婆。他是怕这锅汤里有什么猫腻,让前面这些人喝了后,以后返阳会有什么手尾。

????“那这位就是孟婆洛”方柏林小声问老八。

????“是啊,她也是从大府那边跟我同一批过来的。”老八挤眉弄眼。

????方柏林看此妇人四十余岁,薄施脂粉,虽徐娘半老、但风韵尤存。举手投足之间仪态万千,看来以前不是大家闺秀就是出自名门。

????“你也是从大府那边过来的?”方柏林毫不经意地问了一句。

????老八一愕,随即尴尬地笑了笑“是的,我以前在大府是……是老爷的厨师,是薛谷主把我招过来的。不过……我不喜欢他,我发誓。”老八是担心让方柏林误会他和薛隽烨有交情,既然刚刚也告诉了方柏林,那个薛隽烨对自家小姐有意,难保方柏林这个准姑爷会不妒忌,自己是薛隽烨招过来的,当然要撇清这层关系,哪知道方柏林心里,此刻一门心思想着怎么让那二十人不喝这‘孟婆汤’,才没心思去想这些乱哄哄的关系。

????孟婆抬头不经意看到老八,当即笑口盈盈说了句“来了”

????老八嘿嘿的脸既然通红起来,不好意思地低下头“来了”

????孟婆顺手从别的罐子里舀了一碗汤递给老八“喝吧”

????老八脸色一变,向后一退连连摆手“少喝少喝、自用自用”转身就走。

????孟婆一把扯着老八,娇叱着“难道我会害你不成。”

????从短短的几句话,方柏林即可判断,此两人关系非常,当下别过脸去,装作没不到。眼光却不停搜寻那少女,看到了,他若无其事地来到她面前轻声说“记住,那‘孟婆汤’里有曼陀罗和***,千万喝不得。”

????那少女眼睛闭合了一下,示意知道了,方柏林继续说“但这么多人都不喝,这可有点费思量了。”

????“那要看你的”少女淡淡地说了一句,嘴角轻轻动了一下,似是轻笑,但方柏林看来更像是轻视自己。

????当下心内来气,又问“你叫什么名字?”

????“过了这一关我就告诉你”那少女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但你不能伤这里生灵分毫,可以吗?”

????“我不行,你来表演吧。”方柏林伸了伸右手掌,做了个邀请的手势。

????“那好,我来,你回去做你的副总裁。”那少女向前方暗暗地努了努嘴。

????“好的,那就看你的精彩表演,show?time”最后两字从方柏林的腮帮子狠狠地迸出来。

????这时候,老八正手忙脚乱地往锅里添加着什么,方柏林黑着脸走了过去“在弄什么?怎么弄这么久。”

????“哦,方先生来了,我在帮忙弄‘孟婆汤’,这不往汤里加料吗?”老八忙得一头大汗。

????“加料?加什么?汤的颜色怎么这么浑浊?”方柏林不经意嘟囔了一句。

????“加***和曼陀罗花,那些人不是很喜欢‘遨游地府’吗,上头怕他们游得不够Hi,给他们喝些加了料的‘孟婆汤’,刺激刺激他们的想象力,制造一下这边真实性和逼真感。以后万一这些人回了阳间,都会吹嘘阴间有多刺激多好玩的。方先生放心,死不了人的。”老八边往锅里投料边摆了摆手。

????***和曼陀罗花的副作用都是刺激人的中枢神经,使人产生亢奋、出现幻觉的。过量服用会致人中枢神经永久伤害,使人痴呆的。你姥姥的,这还不算害死人?想到这方柏林脸一黑刚想发作,突然想起了什么就问“这***是阳间带来的?”

????“对啊,要多少有多少。”老八用力捣鼓着那口铁锅。

????“曼陀罗花也是吗?”方柏林拿了一支曼陀罗话仔细嗅着。

????“曼陀罗花不需要从阳间带来,我们的还魂崖上就有,哦,‘还魂崖’就是方先生你的最后一个关口,你的‘爽灵’和‘伏矢’都在哪儿关着呢。”老八边说边放下手中的铁勺。

????“这汤怎么现在才煲啊?应该是一早煲好才对啊,这不过奈何桥的人一多,你们怎么忙得来啊?”方柏林不满地嘟囔了一句。

????“方先生,我们这不是小府吗?哪能及得上人家大府,再说了,最近除了这些来玩游戏的人,也没什么阴灵到我们这边报到,所以未曾有备货。”老八垂手回答。

????“那要煲到什么时候?”方柏林看了看铁锅“都煮了这么久了,汤怎么好像还没烧开。”

????“等这个火变成黑色就好了。”老八蹲下去看了看火。

????等火变成黑色?方柏林看了看灶台里的火,还是红色的,这火会变成黑色?这火会变成黑色?这火会变成黑色?他喃喃自语了几次,脑子里突然像飞过一道流星,怎么把这个宝贝给忘了。

????他赶紧对老八说“我去看看风景,这边好了赶紧叫我”。说完走了几步又转身对老八说“还有………别光顾着泡孟婆,很多人看着,注意点影响,知道吗?”

????老八扭捏着“让方先生看出来了?嘻嘻嘻嘻………”

????边走边看了看老七,发现他正在和张头儿在嘀咕什么。

????当下,走到桥边悄悄地掏出了手机,由于之前从峡谷上面跳下的时候担心淋湿了手机,所以外面套了个塑料袋,当下摘掉外面的那层封套,打开手机一看,还好还好有80%的电源。

????他是想试试在自己没有法力的情况下,光凭手机里的符咒看能不能有杀伤力,想到这打开手机,手机打开了,点击了咒语部分。进入后看着一个个熟悉的咒语,心里激动得想跳起来。

????找一个什么试试呢?动静不能搞太大了,不然会引起老七老八的怀疑,结果他选择了《敕召咒》:电火烈摄,南方火君。飞毒万丈,震飘八方。真符化形,速显真灵。急急如律令!一道电子咒语飘向天空,不到半分钟,只见乌天蔽日、雷声滚滚、电如火蛇。

????他兴奋得几乎跳起来,虽然电子符的速度比真人诵咒要慢,但眼下最主要是有样趁手的兵器,这个手机就是自己的兵器了。他看了看那少女,只见她刚好也看了看自己一眼,露出了淡淡的微笑,显然她已看穿是自己的杰作。

????一不做二不休,给你个加强版,他顺手点击了《摄邪雷公咒》:都天大雷公,霹雳震虚空。精兵三十万,煞气遍乾坤。扬沙飞走石,掣电破群凶。铁面扫妖孽,狼牙啗疫瘟。黑天雷鼓震,万里绝无踪。号令传天敕,炎散空洞中。上至魁罡界,下至九泉宫。都天雷火敕,永为清净风。急急如律令!虽然他知道自己此时基本上没有了法力,但也低声喃喃念咒。念完后看到了电子咒飞上了半空不见了,

????不一会儿,天上银蛇飞舞,轰雷掣电、风激电骇,除了方柏林和那二十个人,其余的鬼都纷纷走避。

????方柏林心里暗暗祝祷,各位祖师爷,祈求赐予雷电,顺手劈中那口锅,解救二十余人性命,此时下起了靡靡细雨。

????等了好一会儿,那口锅依旧在灶上热气腾腾地放着,丝毫见有什么异样。方柏林又再祝祷一次,又等了好一会儿,依旧不见什么动静,心下急了,这时听到孟婆的一声娇叱“火变样了,赶紧的一个跟一个,过来喝汤,喝了汤好继续上路。”

????“怎么办?怎么办?”方柏林急得团团转,自己可以过去一脚踢翻那口锅,可是这样一来自己就暴露了。

????本想过去暗地里搞一下破坏,过去找个机会趁机推翻那口锅,可是一看那锅足有八十公分宽,而且还在煮着汤,看样子没有两个人都抬不动,可现在去哪找另外一人帮自己呢,虽猜想那女的身份非常,来此也是另有目的,但是敌是友一下子也难以判断。

????但眼下的关键是如何弄掉那口锅,照说阴间的锅应该不会像阳间的那么重吧。刚想到这,孟婆已经开始派汤了,只见孟婆沙哑着声音“一饮盏中孟婆汤,忘尽三生俗世情”。说完便把手中的碗交给那个少女。

????这一下把方柏林急得什么都顾不上了,连忙小跑过来。那少女把碗端到唇边,方柏林一看不得了,就想开口制止。

????令他意想不到的是,那少女把碗端到唇边,轻轻地嗅了一下,就把碗挪开,直接递给孟婆,漠然地说“请帮我换一碗。”

????“什么?换一碗?”在场的人都吓了一跳。

????孟婆看了一眼少女,又看了看她手里的碗“有什么问题吗?”

????那少女漠然地看着孟婆“给我换一碗”

????“你要说出理由,这碗汤有什么不对吗?”孟婆也泰然自如地回答。

????“这碗不是真正的‘孟婆汤’”女子把汤碗向孟婆面前一伸。


欢迎大家访问:海天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htxiaoshuo.com/book/86778/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