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敢。”“不敢。”

????李丘身后的穆飞和王远,神情一紧,连忙低头道。

????李丘面对淮王妃欠身赔礼可以视作平常,他们不行。

????他们只是二品巡天士,论地位照着淮王妃还是差着一些的。

????上位者对下位者如此赔礼,他们怎敢不接受。

????见穆飞和王远,接受了她的赔礼,淮王妃目光转向李丘。

????李丘目光平视,仿佛什么都没看到。

????“李大人,小妃改日必带着逆子登门赔礼,就请您原谅逆子的一时失言。”

????淮王妃眼圈通红,一咬牙居然作势要跪下。

????李丘仿佛终于看见了淮王妃,将快要跪下的她扶起。

????“淮王妃,何必如此。”

????“小王爷年纪还小,他所说的话我并没有放在心里。”

????淮王妃知道李丘是故意的,但她心里也没有丝毫不满。

????居然辱骂一位武圣是下人,如果她仅是受些难堪,就能将此事揭过去的话,那她再乐意不过。

????“只是希望淮王妃以后能对小王爷多加管教,继承了王位也不代表可以肆意妄为,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要告诉他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人能够招惹什么人不能招惹,不然我很担心淮王的王位传到这一代就断了!”

????李丘接着道,越说语气越冰冷,话间不乏警告意味,一股淡淡的杀意流转而出。

????“是,是……”

????淮王妃身躯发抖,欠身低头连忙应道。

????说罢,李丘神色漠然,带着穆飞和王远往王府外走去。

????“追击杀害王爷的鬼怪要紧,我等就不叨扰王妃了。”

????李丘的话落入淮王妃耳里。

????“小妃恭送李大人和两位大人。”

????淮王妃对着李丘离去的背影,恭敬的欠身施礼。

????“赵管家,快去送送三位大人。”

????“是。”赵管家一路小跑。

????徐志看着李丘离去的背影,神色怨毒。

????李丘刚才所说的话中仿佛他真是一个少不经事、缺乏管教的孩子。

????最关键那股语气,就像是他的长辈真心告诫他的母亲要好好管教他一样。

????“我乃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王爷,他安敢如此小视我!”

????徐志被气得浑身发抖,心中恶念不断起伏。

????“我一定要禀告皇上,让他付出惨痛的代价!”

????啪!

????淮王妃看徐志的模样,就知道他心怀怨恨,还在盘算怎么报复李丘,不禁气恼之极,对他又是狠狠一巴掌。

????“逆子,你还不醒悟!”

????“那李丘乃是武圣,岂是你一个闲散王爷能够招惹的!”

????“你非要害死我们王府上下才心甘吗?!”

????“武圣?”

????徐志神情一愣,他以前虽然只知享乐,但也曾隐隐有听说过,武圣的厉害和地位的超然。

????“武圣又怎样?我说得又有哪里不对,这天下是我们徐家的,他们不过是下人!”

????徐志一愣过后,恶声道。

????“你……”淮王妃被气得胸口发闷,指着徐志,半天说不出话。

????她看着徐志,心中无尽懊悔,以前不该那么溺爱他,让他养成这副性格,使他在继承王位后变得更加狂妄自大。

????徐志是皇室中人不假,但他不懂天下是皇室的,不代表是他的。

????甚至说表面上掌控天下的皇帝,也不过是皇室一些人推出来为他们治理天下的。

????天下真正的掌控者一直隐藏在幕后。

????淮王身为闲散王爷,虽然地位不如武圣和一些朝廷大员,但他身为皇室中人的身份,可以让他轻而易举的接触到一些外人接触不到的隐秘。

????淮王生前和她说过一些隐秘。

????大乾自开国以来,历代的皇子皇孙都有夭折的情况。

????民间传说皇室把控社稷神器,统治八方四海,气运之浓重一般皇子皇孙无法承受,所以才会多有夭折的情况。

????其实实际上除了一些皇子皇孙是死于残酷的宫廷斗争外,其他的都是武道资质高绝被选中假死脱身隐于幕后,当作将来皇室镇压天下的底蕴和真正的掌权者培养。

????假死脱身隐于幕后,就代表放弃争夺皇位的机会,看似是损失。

????但实则大乾历代皇帝不过是被选出来专门治理天下的,简单的说和寻常百姓大户人家中操持管理府内一切事宜的管家没什么两样。

????能争夺皇位的皇子其实才是被淘汰失败者,那些假死脱身隐于幕后的皇子才是成功者,有资格进入下一轮的争夺,争夺真正掌控天下的宝座,徐家族长之位!

????就像外界一些武者所说,大乾皇室其实也是一个武圣家族。

????而武圣家族,自然族长才是最大的掌权者,要成为武圣家族的族长,不需要治理能力有多强,唯一需要的就是强横的实力!

????治理能力再强,实力不行也只适合当个管家。

????皇帝是管家,李丘这些武圣,就相当于徐家的供奉,若不是管家是自家血脉出身,怎么可能有供奉地位高。

????所以即使皇帝见到武圣也要礼敬三分,并不是夸张!

????而所谓的王爷,在皇室眼中不过是失败者中的失败者,地位可想而知。

????徐志以为自己是皇室中人、是王爷,就可以肆意妄为,将武圣视为下人,他真的是太无知,太高估自己这个王爷的地位了!

????李丘带着穆飞两人,在赵管家的恭送下,离开淮王府,往拢州城的缉天司而去。

????他并没有将刚才发生的事太放在心上,对徐志更多的是不屑和觉得可笑。

????不过是一个无知又愚蠢的闲散王爷罢了。

????淮王府不远处就是缉天司,两者都处于拢州城的中心地段。

????威严肃杀的缉天司前。

????“来者止步!”

????看门的仆役,挥手道。

????“缉天司重地,闲人莫近!”

????不同于巡天司的巡天士,缉天司的缉天卫有统一的官服,不同品阶也各有差异。

????李丘三人身上没有穿缉天卫的官服,一看便是外人。

????李丘身后王远走出,从怀中掏出代表二品巡天士身份的银章。

????“我们是二品巡天士,这位是一品巡天士李丘李大人,需要你们拢州缉天司有事协助。”

????“什么?”

????仆役神色大惊。

????能为缉天司看门,仆役也经过一番培训。

????他自然知道一品巡天士代表着什么,他赶忙小心的接过王远的银章,查看了一番。

????银章为真,王远真的是二品巡天士,就代表李丘的身份也是真的!

????他不敢怠慢,慌忙的恭敬让到一旁。

????“三……三位大人,请!”

????他们拢州缉天司的指挥使陆承也不过是二品缉天卫,和王远两人同阶。

????他虽不知道二品巡天士和一品巡天士代表着什么,但一口气遇上和他们指挥使最少平阶的三位大人物,他怎能不紧张和慌乱。

????……

????日近傍晚。

????拢州城,福祥楼三楼雅间。

????李丘和穆飞两人,正在被拢州缉天司的指挥使陆承宴请。

????在缉天司办完事后已是黄昏,陆承十分热情的提出要宴请李丘等人。

????穆飞两人知道,陆承主要是想宴请李丘。

????他们虽是二品巡天士,但还不至于让身为二品缉天卫兼拢州缉天司指挥使的陆承如此巴结。

????他们也能理解陆承。

????要是能和一位武圣搭上点关系,可以说好处无穷!

????房中。

????陆承刚恭敬给李丘满上一杯酒,满脸堆笑要开口说些什么。

????门外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什么事?”陆承放下酒壶,不悦的说道。

????“大人,淮王府出事,他们派人来求救!”门外声音道。

????“怎么回事?”陆承神色一惊,涉及到淮王府,可不是小事。

????李丘神色微动,放下了酒杯,穆飞两人放下碗筷,神色疑惑,侧耳听着。

????“好像是淮王阴魂出现,变成了怪异!”




欢迎大家访问:海天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htxiaoshuo.com/book/98719/269/